逍遥星际传奇第一百二十七章誓言

时间:2020/09/20 13:52:00 编辑:

星际传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誓言

马歇尔轻轻点了下头。

看着他的眼睛,雷诺终于意识到什么。

他说:“你知道克莱尔那样的原因,从一开始就知道?”

马歇尔的眼中现出一丝痛苦。

他突然站了起来,在房间的四周摸索着,寻找着什么。

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一根红色线。

他把那红线扯断,这才坐回来说:“这件事关系很大,我不得不再谨慎一些。如果事情传出去了,克莱尔和诺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再见到阳光。”

“如果那样的话你可以不用告诉我。”雷诺说。

“不,不。孩子,你是可以信任的。”马歇尔摆摆手:“我愿意把事情告诉你,但那可能不仅是一个秘密,也是一份,一份重担。”

“不管是什么样的重担,我都愿意承受。我是说……如果我还有机会承受的话。”

马歇尔说:“那么在我告诉你关于克莱尔和诺拉的事之前,我想先了解一下,你是怎么看待神族的?”

“怎么看神族?”雷诺怔了怔。

想了一会儿,他说:“如果是考试,我会回答您,神族是一个强大,邪恶,拥有可怕野心的种族,他们只是拥有力量,却自封为神,妄图奴役人类,却受到人类正义的反抗。”

马歇尔笑了:“这当然不是考试,告诉我你内心最真实的感受。”

雷诺回答:“我觉得他们和我们没多大区别,作为智慧生物,他们同样有感情,有贪欲,懂得愤怒,憎恨,也懂得爱与美。他们在本质上和我们一样,都是追求美好的生命,但也拥有作为个体所特有的私欲。当然,据说以前的神族不是这样的。那时的神族统一,和谐,所有人的心灵都是连接在一起的,没有自私的存在。但是后来,不知道为什么,神族失去了这种能力,他们的心灵力量大幅度下降,自私与贪欲也随之横行。但不管怎么说,在我看来,神族就是一群掌握了强大力量,个头比我们稍微大一些,科技比我们稍微发达一些的智慧种族。而当这样两个都存在巨大的个体需求的种族碰撞在一起时,产生战争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我对战争的起因没有兴趣,我认为差异就是战争起源的真正原因。”

马歇尔笑得越发精神了:“我喜欢你的答案。正如你所说的,神族和人族早已经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,差异只在于,甚至于许多时候的做事方式都很相近。”

说到这,马歇尔顿了一下,说:“伦伯朗星战役后,人类损失重大,被迫放弃了原来的激进政策,而变得更加小心。为了进一步了解神族,找出他们的弱点,学习他们的科技,人类想尽办法捕捉活着的神族。必须承认,人类是最擅长在战争中成长的种族,我们的能量罩技术,就是在与神族的较量中逐步成长起来的。当然,因为某些人的自私欲望,更多的科研精力其实是放在了对神族本体的研究上。”

“他们想获得超能力?”雷诺明白了。

马歇尔耸了耸肩:“总有人喜欢飞天遁地,总有人渴望长生不死。不过这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随着对神族的日益研究,我们对神族也越来越了解,在战场上也渐渐占据主动。但是战争是双向的,我们凭什么认为,只有人族会研究神族呢?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雷诺的眼中放出光芒。

马歇尔的眼中已现出深沉的悲痛:“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,在拉克默脱会战爆发之前,亚尼什号星舰奉命巡弋一处星域,我的儿子比尔和他的妻子凯瑟琳就在那艘船上。亚尼什号负责的星域由于距离神使星战区相对偏远,所以危险性很低。那天在巡视过后,亚尼什号没有什么发现。可就在返航的途中,一艘神族的虚空战舰却突然出现……他们向亚尼什号发起了攻击。”

雷诺的心紧张起来。

虽然早知道克莱尔的父母是死在拉克默脱会战中,这意味着这次遭遇他们应该没事,但雷诺还是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。

马歇尔说:“亚尼什号不是对手,被迫逃逸。但是在逃逸过程中,它的一个空间舱被击落……凯瑟琳就在那个空间舱里,她当时已经怀孕了。”

雷诺的瞳孔开始放大,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。

马歇尔继续说:“比尔急的几乎要疯了。可是没有办法,亚尼什号只能逃亡。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神族的虚空战舰飞过去,捕获了那个空间舱……她被神族俘虏了。”

被神族俘虏,会是什么结果,雷诺不知道。

但是那一刻他想到了刚刚马歇尔说过的话,一丝不寒而栗的感觉从心底升起。

马歇尔已继续道:“她被救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年半后的事了。那天比尔亲自参加了突击队,他们攻破了神族的一个研究室,在那里发现了凯瑟琳。她被装在一个透明舱里,全身都插满了管子。在她的身边还躺着两个可爱的女孩……”

“克莱尔和诺拉。”雷诺脱口道:“她们是被神族接生的。”

“不仅仅是这样。”马歇尔悠悠回答:“凯瑟琳在怀孕的时候,比尔给她做过身体检查。身体检查表明,她当时只怀了一个孩子。”

轰!

就象是有什么东西在雷诺的脑子里炸开,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马歇尔。

“谁才是你真正的孙女?”

马歇尔摇摇头,老眼中流出泪水:“都是,也都不是……我不知道他们对她做了什么,但事后比尔做了基因检测,发现两个孩子都遗传了他的基因,但同时还有一段不属于他的染色体存在。”

雷诺禁不住的全身颤抖。

马歇尔回答:“比尔深爱着他的妻子,也爱他的孩子。他没有说破这件事,没有告诉任何人……除了我。在凯瑟琳被救出来后,官方对她和孩子进行了检查,但没有检查出任何其他东西。虽然多了一段染色体,却没有证据证明那和神族有关,事实上只要比尔不出具自身的染色体证明,他们连这都不会发现。再加上我当时还有些影响力,事情就这么混过去了。但是在那之后不久,麻烦开始出现了……她们姐妹俩身上突然出现一种奇特的病症。”

“阿帕德林氏症?”

“那是诺拉给你的解释,对吗?但你肯定不知道,阿帕德林氏症只是怕光,没有怕黑,你也肯定没有真正见过她们发病时的样子。”

雷诺摇头。

曾经他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姐妹俩的病情,那是在他第一次知道阿帕德林氏症的时候,但那个早上,克莱尔的发现,三人间的误会破坏了这一切。

从那之后起,他和姐妹俩就一直有了层隔膜,即使后来重归于好,克莱尔在发病的时候也没有喊过他。

所以雷诺一直没有见过她们发病的样子。

马歇尔说:“当克莱尔发病时,她的瞳孔会变成白色,而当诺拉发病时,她的瞳孔会变成黑色。她们身边的所有一切都会旋转,就象是一个漩涡,裹卷着一切。”

这不正是她们对付梅根时发生的一幕吗?

雷诺呆呆地看马歇尔。

“抓倒!”小唐用尽全力大叫。水下男子好像听到了小唐的声音

马歇尔说:“是的,这就是全部的真相。别问我为什么会这样,我也不知道。我找不到答案,也许只有那些该死的神族才会告诉你答案。如果你害怕了,那么从此以后就离她们远些。”

“我不会离开她们的!”雷诺回答:“不管她们是什么人,我都不会离开!”

“记住你的誓言,琼尼?雷诺。”马歇尔意味深长地说。

起身离去。


成都看白癜风医院
贺州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鹤壁白癜风医院在哪